要教你的

730 2023-03-18 10:02

跟我学习不用讲什么技法,讲求一个缘法。没必要课前预习、课后复习。没必要课后当一个小老师费曼学习,也没必要艾宾浩斯(H.Ebbinghaus)记忆曲线去巩固。我经历了完整的应试教育体系。在摧残的同时,我们也意外获得了很多见识,父母那一代没有达到过的高度让他们不知道哪些是需要的,哪些是无效的。总是认为最全的就是最好的。实际上,个人的意愿才是最重要的。有的人向学是因为受过苦,知道知识改变命运、有的人向学是用来交换,完成任务领取报酬和奖励、有的人向学是被逼无奈,没有别的选择,去做其他事情的前提就是先完成学业。这其中最主动的就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他选得专业一定是兴邦兴国的。但是从人类文明的角度看,最重要的学习,实际上是大脑全量上传的长生之道。人称为不死的,除了思维逻辑之外,就是认知。你对这个世界的道能拆分成什么样的认识和理解,代表了人,这里不光是你个人,只要你能传承下去、推广出去,就代表了整个人类的认知水平,也就是你这一代文明发展到的最高境界。从这个角度来看,你的学习实际上就是下载知识。你能领会多少,也就意味着你吸纳了多少伟人。我不会教你上面这些,上面这些是你在年轻的时候觉得自己聪明,等过两年又会觉得自己愚笨的事情。我教你的就是最原始的欲望:探索、好奇。你有兴趣去感知世界发出的信息,你有勇毅去追求别人眼中的卓越。在那份优越感后面,你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带着那份朝闻道夕可死矣的决绝。去瞬间代入自己。就像当年邬江兴在屡次评院士失败之际给我们授课时讲他在球场打篮球、讲他拆电话、讲他煮鸡蛋煮上了手表、讲他不佩服著书立作,非要当面问到人家最后说出是在那本书上看来的、他才会放过这个假学道。到最后他谦卑的自嘲不知道是不是主任想让他讲给我们这些东西。在我看来,他是在用自己的境界嘲讽体制内的迂腐,就像他评院士不穿西服穿运动服一样。他知道他自己配得上的位置,不屑于被他人评判。中国人中大多数无神论者,不信教。因为最狠的古书《道德经》第五章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直接戳破了西方拟人化的神论思维。你敬重的人,你称之为神。你相信他说的一切都是对的。然后把自然、物理展现出来的道理拟化成人,然后再根据人文等级推断谁被谁管、谁更厉害。封建迷信就是为了统治管理,以至于当有人不愿意耗费精力去抵抗的时候,就转为利用,原地挖出一本真经然后用作他解、产生新的教义。自立为王。总之都是神的旨意影响了你的思维,帮你做出了行动力。你只不过是神的手臂。诸如此类。而仁义礼智信、仁就是慈悲、恻隐、感同身受。义就是出手救人于危难的勇气、礼代表了为人处事的先着(招)、智代表了理解能力、信虽说是信任,但是信任的本质就是信息。你选择信谁、信他说的什么信息。也就代表了你传承的队伍、序列。
以上这些都不是我要教你的。我教你的很简单,就是不信谁、就是不把新奇当成已有现象的归类、就是要研究它本质是什么、构成是什么、逻辑是什么。那终将涉及到的数学、物理、逻辑。以及要教你能够看清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知道自己有什么。也知道自己信什么。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