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了一条路,再之后,我发现了很多条路,然后我才发现,能够发现路本身需要的东西和发现路又不是一回事

57 2022-08-30 09:41

我高中的校训是追求卓越,这个立意很好,首先你得有追求的心,然后再定你追求的是什么。卓越本身并不是一个具体的东西。而是一种状态,你就是比别人高那么一点点,工资上你可能就比同辈一起进入公司的人多几十块钱,但是你总会觉得一辈子每年都会高他们几块钱,那种优越感是独有的。就像小时候你但凡得了第二名,你上头就有人,和你可以站在舞台上睥睨群雄的感受就完全不一样。为了这样的优越感,你可以好好学习,好好享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但是它不会带你有追求。因为山路是有路甚至是有山的,看到了你就知道攀登,而世上有很多东西是连人都不敢想的问题,是几亿年基因积累下来,或者说你前几十年保命父母传承给你或这社会容许给你的条件,在你立命之前你都只能接受不能思考的习惯。当你去质疑一切的时候,你才会想为什么你无法打开枷锁去思考一些基本的问题,他们蕴含着怎样的力量。追求卓越让我们不甘落后,但是在那之后,一颗不断前进的心和习惯,甚至可以说是惯性,让你不甘平庸。这时候你拿这股劲头去完成些什么,取决于你的眼界和格局。眼界和格局取决于你积累了多少见识,受过了哪些刺激。然后你才明白自己真正相干的的,绝倒有意义的事,以及自己擅长的、兴趣探索的、时代推进你拥有的初心力、自信力、毅力、此时确定了的那个目标,才是你能够不断有成就感而不仅仅是获得感。能够证明你活着、能够让你运转的心无旁骛,的希望。

 

我先是发现了最速降线,倒推了高等数学的微分、极限中各种中值定理。其中参数方程表示的柯西中值定理,让我对泰勒展开有了线性主部的理解。

然后发现了欧拉-拉格朗日方程,进而明白了物理第一性原理。结合泰勒展开理解了変分法。

之后変分法和线性代数让我接触了广义相对论的度规张量。

线性变换,相似三角形的极限相似让我理解了巴塞尔问题。

全部评论

·